岡山文史

5月 1, 2010 By ellien  
歸屬類別: 尚未歸類

談台灣史上的國語

  文 呂春塗
    語言是人群之間最好的,也是最徹底表達的溝通工具,也是所有的靈長類動物發展最成功的行為。近百年來台灣官方認定的標準溝通語言,在清代叫作「官話」,一般俗人稱它為「正音」,在日治時代及民國三十四年以後,政府規定「
官廳」、公開場合要說「國語」,在公共場所、辦公廳、學校不說國語在日本時代(三、四十年前的臺灣)都會受到處份。海峽對岸的中國比較聰明,用那句「
普通話」並無強制的推展國語,聽起來較為順耳,算是諸多「暴政」中最客氣、最成功的政治藝術。
 

  根據中國區域地理學者王益崖教授的研究,政府的標準行政用語,就是做官
、辦公的最好工具,在清代以前習慣叫「官話」,一般人都叫它「正音」,地方通用的家用語言,就稱它為地方「方言」了。「方言」易表達私下情感,能深刻顯示一個地方特殊文化情誼。台灣人習慣上,斥責一個人大聲喧嘩說「哭父」,根據吾師李樹桐教授在講「秦漢史」的課上說,這是太文雅、太文言的罵人藝術
。如喪「考妣」那些放聲大哭發洩情緒的情感語言,証明「閩南語」、「台灣話
」與渭河平原的方言「秦腔」源出秦漢時期的標準「國語」。如果這事証實,那麼漢武帝劉徹幼時對他姐姐手抱的漂亮小女生陳阿嬌,說那句長大後娶她為妻建金屋以嬌養她的「金屋藏嬌」典故,一定講的是如今的「台灣話」。那麼李教授也說:當年荊軻刺秦王時,贏政大聲求救的就是用「閩南」腔,司馬相如眷戀卓文君時寫的〝漢賦〞,用閩南腔讀出來就更像原音重現。
 

  「國語」一詞,在西方歷史上首見於德國統一前夕的動亂時代,「三十年宗教戰爭」之際歐洲各國文人,政治上都用「拉丁」語。馬丁路德揭起宗教革命的重要工作大事,就是翻譯日耳曼語的「聖經」,名詩人、哲學家哥德曾嘆,「德國」是地理名詞,因為他在世時,德國日耳曼地方,小國林立,大國只有奧地利普魯士,相互之間常為了宗教、政治、嫁娶領土紛事不已,直到法國拿破崙的軍隊打敗,「既不神聖又不羅馬」的「神聖羅馬帝國」聯軍,「耶拿一役」之後,日耳曼人才在普魯士菲特烈大帝的領導下,進行統一大業,大業的基石則奠定在兩個基礎政策上,一個就是實施「國民義務教育」,另一個為強制推行「國語」
,德國也就是在這個基礎上邁進現代強權的大門。
 

  十八世紀西方的「藍海水」主義東進,東方世界被逼受害,知識份子奮起救國救民,日本有了「明治維新」,中國幾乎在同時有光緒的「戊戌政變」,前者成功了;後者則受制於無知的老婦人西太后而殘敗,最後也發生孫逸仙先生上萬言書給漢人大臣李鴻章倡言改革,終因不會講「官話」而不得見,造成孫文先生由改革者,一躍變成極烈的革命家。
 

  日本明治維新的成功,主要在師法英國、德國,尤其是德國的成就--國民義務教育的實施與以「東京」話為國語的強制推行統一語言政策,台灣也在這悲慘時局下於一九二○年成立「國語學校」於士林,台灣人以前只有做官的、和與外接觸的買辦人要學「官話」外,被強制學「國語」的悲慘首頁史便由此展開。造成今70歲以上的人,在說話中夾帶幾句日本東京話,如同今日40歲以下的台灣青少年,不會用全、純的台灣話演講、或唸書、交談,實為悲哀。
 

  中國現代史上,推行「北京語」、滿清官話為「國語」是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以後的事,台灣用強制手段實施國語運動較晚至「二二八」以後,在光復的一九三五年後,小學上課用的是「閩南話」,在作者個人讀中學的40年代
,中學老師尚有講國語不流暢,常夾有閩南話的「不輪轉」國語,師範系統的中學、大學則開有強制學但又具學分的「國音」,筆者畢業後,在岡山中學擔任老師時,還聽說學校的主任因師大的「國音」沒有,補修了幾個暑期還沒有及格,因而未領到正式的畢業証書。
 

  語言會追隨時代背景而演化,尤以島國交通方便的日本,外來語會漸漸的混合。美語與其母語英語也漸趨不同,因此英國人常嘲校美國人說的是野蠻的英語
。台灣人今天說的閩南語也是福建的閩南語在詞彙上、腔調上也有了變化;閩南地區泉州講的、廈門地區說的、潮汕地區談的也會有差異,而在台灣的澎湖、彰化、鹿港因為相近,有濃濃的泉州味。台南高雄的漳州腔較為明顯,因此臺灣地區的主要地方語言「台灣話」與福建閩南是有點不同。
 

  「客語」在語言學者的研究上,應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唐代的普通語言,有人趣說吟唐詩用客語較為傳真,但廣東梅縣與福建關西上杭、汀州的客語腔調有不同之處,與同在韓江下游的五華人講的客家話,也略有差異,就連台灣新竹客
、屏東客的語調也有些差異。
 

  語言是人類最重要的一環,能通、能達、進而流暢,再進而能說能寫,達到信、達、雅的境界,是為理想化的境界。初期的「國語」要求一致、強制推展的國語總有不快的回憶。如果用鼓勵的方式雖推行成績較緩,卻不會成為溝通的裂痕,影響仇怨的產生,雙語,相互尊重,尋言地方方言優點,常是族群融合的主力,尤以今日交通便達,知識普及的今日,不只應重視「國語」「普通話」需要性,也應尊重地方方言的內涵與美。臺灣是移民社會的一型,台灣是世界化的一份子,在語言上的需要日益重要。
 
 
Enter Google AdSense Code Here

寶貴意見

請將您的意見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