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文史

5月 1, 2010 By ellien  
歸屬類別: 尚未歸類

近百年來台灣婦女社經地位的演化簡史

  文 呂春塗
  一、前言:
 

    人類社會的家庭組織自母親的育兒護嬰,東方傳說中最著名的的是伏羲
  之妹女媧氏,她不只是養兒育女的慈母,更有「煉石補天」的謀生奮鬥外的
  功能(請看『山海經』、『紅樓夢』)可以說是職業婦女;其後舜的兩個妻
  子,「娥皇」、「女英」(堯的女兒);皇帝軒轅氏的妻子螺祖傳說是養蠶
  的姑祖,當然也就是傳說中家庭工業的開始神話傳說了。禹的妻子「塗山氏
  」也很偉大,可以休夫,禹在外忙於治水,十三年未入家門的禹被找到之後
  ,妻子生氣的把孩子丟還給禹,禹沒有接好墜落於地化成一石頭,禹責怪她
  ,她一拍石頭裂開,孩子再現,這孩子就取名為「啟」,傳說應該就是夏朝
  真正的創始人(故事請看『山海經』;其後看野史南北朝府兵制度下的花木
  蘭代父從軍),孝名傳頌千餘年;北宗年間名將楊葉一門宋列,其夫人佘太
  君所率的一群女眷也是保家衛國的好人傑;明太祖朱元璋的「馬皇后」也是
  襄助明朝見固的開基女英...,這些種種不讓鬚眉的女士,不禁使我們回
  憶近百年來台灣地漢族婦女那安份守家、勤奮,只當一個成功男人背後的好
  女人,腳上的那雙三寸金蓮小弓腳,有所帳然,難怪鎮守門或廟宇門口得石
  獅子,也是母獅不張門嘴,足下只能撥弄幼獅的腳色,沒有河東獅吼的英姿
  了。)
 

二、百年前台灣婦女的描述:
 

    據劉前縣議員,岡山前傑出女姓林劉月琴自傳上所描述的慈顏是這樣子
  說:「媽媽是梓官鄉的千金小姐,名叫「蔣蝶」,三歲就綁腳,越小越好看
  。聽媽媽說:剛綁腳時,痛的很厲害,內祖母和外祖母也是三寸腳的千金小
  姐。古代的千金小姐,都在家裡繡花,不出外面」,(內祖母、外祖母和媽
  媽的繡花靴,現在還留著做紀念。)又說:「古代結婚新娘要下轎時,大家
  都首先要看腳,是否是三寸腳,然後才看臉。」這些是台灣在百年前漢族千

金小姐,與當時社會審美觀念的寫照,婦女要有這缺陷美需從小就受苦楚而且是一生。更可憐的是嫁出去後還得做更沉重的家事, 劉前議員說:「媽媽嫁到劉寶公家族是大家庭,二十多人吃飯,小小的腳要挑水煮飯」
。我想若不是社會審美的限制,許多小女生一定羨慕那些滿族的官太太、西拉雅的先住民女、及日本在台灣的女人之金蓮三寸是橫著量,天足的自由活潑自如。 
  母親留下來的繡花靴

    這群古時的台灣婦女,是不見生人的閣樓小姐,是一群以繡花手工打發
  時間的女性,一群守閨閣有教養安份守矩,沒有主宰權的女人。但如果她的
  兒女不好、家庭教育失敗的責任還是不可取代的,因此她們對子女的管教還
  是很重視的。劉前議員說:「在一次經驗中與鄰居到木屐店玩,看到一雙喜
  歡的就拿回家,媽媽問:『在那一家店裡拿?沒有錢買,就是小偷,不可以
  拿人家的東西,手伸出來...』。紅疼腫的雙手印象深刻。」又認得相親
  初嫁前夕,親娘臨前的教訓:「對婆婆要孝順,如果婆婆不高興,叫她不回
  答,一定要叫到回答才行。」這個臨行的訓悔,讓她的婚後家庭生活和睦融
  洽,受夫家的歡迎。
 

三、婦女環境的改善與力爭上游:
 

    二十世紀來臨,不管是洋人的東來、西洋思潮的東漸、或是政局的據變
  ;由滿清而民國、或由馬關條約而受日本統治,台灣婦女的社經地位都有據
  變。婦女受現代教育、政府的腳步釋放、禁纏足政策,讓男女平等,女性爭
  主導地位,不再重三從四德,在知書溫雅之外,爭經濟影響力量,要求參政
  奉公機會。如我們劉前議員,讀了主收日本女學生、台灣學生只有十分之一
  的日治時期的高雄女中,當了老師、主持了公司,並選任縣議員第4、5、
  6、7屆,更著力於保護婦女。投身婦女會活動,讓台灣婦女在二十世紀開
  始以服務升社經地位,成為我們無上的典範與敬佩。

 
 
Enter Google AdSense Code Here

寶貴意見

請將您的意見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