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文史

5月 1, 2010 By ellien  
歸屬類別: 尚未歸類

從後紅、歐汪談起早期逐鹿岡山平原的平埔族

  文 余添義
  一、從後紅、歐汪談起:
 

    「後紅」--現今岡山火車站即位於後紅。在岡山平原的發展中,後紅
  的開墾可說是最早的,在漢人所繪製的台灣輿圖中,現存最古老的台灣軍備
  圖(西元一六四六年,明永曆十八年),可找到「後紅仔民社」的地名;而
  阿公店街、竿林塘,則由康熙四十三年(西元一七○四年)台灣輿圖的濁水
  溪庄逐漸發展,至康熙五十八年(西元一七一九年)陳文達鳳山縣誌有記載
  。
 

    後紅是一個從昔的地名,根據平埔族語料「歐汪」、「漚汪」、「後紅
  」,在平埔族語中,係指「溪」而言,「溪為包,為阿汪」(乾隆二十九年
  重修鳳山縣治卷三風土志附番語)。而後紅即位於阿公店溪北岸,便於於取
  水灌溉,種植植物,早期即為平埔族所開墾的「番社」,再逐漸轉變成以漢
  人為主的「民社」為一繼承番社而來漢番交代的漢人聚落,不是漢人與原住
  民雜居的「半番民」(吳進喜高雄縣文縣叢書高雄縣聚落發展史)。
 

    西元一六五二年,郭懷一抗荷事件,即與後紅有很深的關係,「庚寅、
  甲螺郭懷一謀逐紅彝,事覺,召土番追殺之,盡戮從者於歐汪」(歐汪,地
  名,即今鳳山縣仁壽里)。(康熙三十三年,西元一六九四年,高拱乾台灣
  府志奉山縣誌卷一封城志沿革)歐汪、後紅,河洛話的發音可說是相同,歐
  汪即指後紅,在抗暴歷史中,後紅亦擁有壯烈犧牲、可歌可泣、光輝的一頁
  。今人以後紅寓意「後代一定紅」,更具意義,地靈人傑、豪氣萬千,尤其
  岡山火車站東遷後紅,高樓大廈林立,行成新的商圈,未來發展更是無可限
  量。
 

二、早期岡山平原的生態景觀:
 

    岡山平原,在三、四十年前,原為全新世大湖期海侵時代的「古岡山灣
  」,後經阿公店溪帶來豐富的沖積土堆積而成的沖積平原,東有隆起珊瑚礁
  大崗山、小崗山及燕巢丘陵,北有海拔25公尺以下,原屬濱外沙洲的大湖
  路竹台地,西南有滾水坪、漯底山的泥火山,為一海水淹沒形成的海灣,地
  層多為海相的沉積物,地形平坦,排水不良,易於氾濫成災(劉益昌、陳玉
  美,高雄縣史前歷史與遺址)。就地形上來說,岡山平原之分布地區與現今
  的岡山鎮行政區域大致相當。
 

    岡山平原雖屬熱帶季風氣候區,然冬季東北風受阻於台灣地形,大地一
  片乾旱,夏季則盛行西南季風,暖溼水氣加上午後雷陣雨及颱風影響,雨量
  充沛,冬夏季節,乾濕十分明顯,呈現半乾燥氣候特性,在人類未開墾之前
  ,其生態系為「疏林莽原」,也就是稀疏樹高原的植群,俗稱竿蓁林野,搖
  曳生姿。這片「草萊之地」的基本組成即是「漠漠青草,點點稀樹」,青草
  指白茅、甜根子草,蘆葦或五節芒等,稀樹如苦楝、相思樹等。這種環境正
  是孕育食草性動物的天堂,若稱「油草暢茂」,故多獐鹿。荷蘭據台時代,
  台灣每年可補獲台灣特產的梅花鹿將近二十萬頭(陳玉峰,高雄縣自然生態
  )。三、四百年前的岡山平原,其實正是平埔族人生動逐鹿的天堂,遙想平
  埔族人與鹿奔馳追逐的形影,阿水瀅清,竿暢茂,另人追懷不已。
 

三、早期岡山平原的平埔族:
 

    早期岡山平原的平埔族,屬西拉雅族馬卡道支族,但後來相繼受到外來
  荷蘭人、漢人遷入開發拓墾的影響,紛紛被迫遷離,以至少有活動紀錄。今
  由陳弟的東番記(西元一六○三年,明萬歷三十一年)可知大概。「男子剪
  髮,留數寸,披垂;女子則否。伐木構屋,茨以茅,廣長數雉,族又共屋,
  一屋稍大,曰公廨,少壯未娶者,辟居之,議事必於公廨,調發易也。當其
  耕時,不言不殺,男婦雜作山野,默默如也。盜賊之禁嚴,有則戮於社,故
  夜門不閉,禾積場,無敢竊。穀有大、小豆,胡麻、薏仁,菜有蔥、萱、蹲
  鴟(大芋)、蕃薯、,果有甘蔗、椰子、毛柿、佛手柑,畜有貓、狗、豬、
  雞。」山最宜鹿,俟俟,千百為群,人精用鏢,居常,禁不許私鹿,冬,鹿
  群出,則約百十人即之,窮追既及,合圍衷之,鏢發命中,獲若丘陵,社社
  無不飽鹿者。
 

    一六二四年荷人統治台灣,荷蘭人對西拉雅族的印象很好,他們發現「
  男人和女人大抵和藹誠懇,他們喜歡把他們的飲食物品儘量相贈,他們和既
  有交情的人很親熱依戀,他們很願意學習,有正確的判斷力,及理解和記憶
  的頭腦。」他們沒有主人和僕役的區別,人人完全平等,他們雖然相互的表
  示許多他們特有的禮貌,不是由於尊卑或貧富的差異,而是由於年齡的長幼
  (周學譯:被遺忘的台灣)。
 

    平埔族部落的經濟生活,以狩獵、捕魚、種植為主,狩獵是男人的工作
  ,捕魚、種植是婦女擔任,酒也是女人釀造。由於荷蘭人的鼓勵,在漢人的
  招墾與犁耕農作影響下,西拉雅族的經濟生活也逐漸改變。歷經鄭氏王朝,
  至清乾隆初,已有大改變。「凡社中舊管埔地,皆芟刈草萊,墾闢田園,有
  慮其旱澇者,亦學漢人築圳,從內山開掘,疏引溪流,以資灌溉,片隅寸土
  ,盡成膏腴。」
 

    平埔族有祀壺的信仰,尖山村「太祖公廟」廟內有祀壺兩個,並掛有後
  紅里民吳先枝致謝,盡有「潘祖王公」之紅布,尖山村附近的「阿公店萬應
  公祠」有以檳榔祭祀的習俗。
 

    宗教祭儀分成獻祭與請神降臨,皆由尪姨主持,除了公廨的祭禮外,每
  家也有私人供奉的神,如有不安,則請尪姨消災,此外,她也可預言禍福、
  風雨、晴天,清不潔,驅除鬼魔(周學譯:被遺望的台灣)。
 

    平埔族有「作向」的習俗,每年定農曆3月15日禁向,至9月15日
  開向。3月15日禁向,宣示狩獵的禁止與婚嫁的禁絕,是農業種作的開始
  ;9月15日開向,是狩獵季節的開始,也是婚嫁期。所以禁向除農作生活
  的開始,也是狩獵的滋生期,孕育著生態保育的意義。
 

    早其來台的漢人,大部分皆散居於平埔族的部落之間,少有聚居形成村
  落的情形,根據曹永和(西元一九五四年)的估計,在荷蘭入台後的天啟六
  年(西元一六二六年),台灣地區約有漢人5000人左右,而且絕大多數
  住今台南市附近。
 

    可知在荷蘭據台初期,一片竿林野的岡山平原仍為平埔族狩獵逐鹿所在
  ,而在阿公店溪北岸後紅一帶形成番社,這一群原住民由於荷蘭王田以及明
  鄭官佃田園向南擴展拓墾的影響,相率遷離,而後紅一帶逐漸轉變成以漢人
  為主的民社,因而在一六六四年台灣軍圖中出現「後紅仔民社」的地名。
 

    目前平埔族的風俗習慣已受漢人同化而消失,早期岡山平原逐鹿的平埔
  族也只有在遙想中追懷他們的形影了。
 
 
 
Enter Google AdSense Code Here

寶貴意見

請將您的意見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