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文史

5月 1, 2010 By ellien  
歸屬類別: 尚未歸類

幕然回首

  文 劉月琴
    民國三十四年3月,高雄州立第一高等女子學校,第十八屆學生應該舉行畢業典禮,但學校被炸,炸的連畢業典禮也無法舉行,所有日本人和老師都趕回日本去,只有一張畢業證書送到家裡,這是我們第十八屆的學生一生中最難忘的一件事。
 

  畢業之後,台灣歸回祖國,當時一方面學習國語同時教導小學生,雖然教學經驗不夠,在校長哥哥熱誠的教導之下,教學成效獲得學生家長的肯定,因此在家長的推舉和支持下,我當選了高雄縣第四、五、六、七屆縣議員,連續四屆十五年歲月,在第八屆我就退休,提拔年輕人出來。在男權至上的社會中,女性的聲音是很不受重視,我總覺得不能因為這樣,就忽視自己的力量,我滿懷著理想
、熱誠為民服務,平時為民眾介紹工作,解決日常生活疑難雜症,譬如地方上的建設、重要道路、水溝、各種建設,在議會中因為處於弱勢而怯弱,在十五年任期中,曾發生幾件令人難忘的事。
 

  湖內鄉只有我一個女議員,茄萣鄉四個男議員,爭取在湖內鄉設立一所國中
,我單槍匹馬與男議員奮鬥爭辯,結果被湖內鄉取得,引起茄萣鄉議員被老百姓罵得很厲害,「四個男議員輸給一個女議員沒有用」,其實教育是很重要,因此我建議全縣鄉鎮都很需要設立國中。
 

  修建名勝古蹟「寧靖王墓」,明朝寧靜王隨著鄭成功來台灣駐於竹滬,清朝攻來時,全家自殺在湖內鄉,作假墓一百個,無人所知。有一位姓李的是糖廠工人,他在樹下睡覺,夢到一位高高的穿紅袍留鬍子的人,向一個地洞中遁去,醒了之後他去借了鋤頭,挖了一個一丈多深的穴道,發現裡面有寢墓,中間是寧靖王,左邊是大兒子、右邊是太太。派出所(日本)知道這消息,派出一百個壯丁開始挖,挖到:玉帶、皇冠、珠寶、鑽石等都帶走,而三個人的骨頭卻沒有收埋
,李家不久大兒子患了霍亂症,太太和兒子也被火燒死,警察認為是李家自己放火,把他(李姓)關在牢裡,他認為是報應,發誓出牢後要收埋骨頭。我和鄉公所林秘書商討要建墓園,請陳縣長來看,當時考慮經費,只敬禮沒有承諾,想坐車回去時,車子發不動,推也無法成行,我只好請縣長向寧靖王表示,一定會建築,結果車子就發動了,縣長說「真是靈異啊!」,不久後把墓園建築好。
 

  縣黨部指示要我出來當高雄縣婦女會理事長,當選之後,高雄縣婦女會什麼都沒有,借住民眾服務站一個小地方辦公,只有一張桌子,每個月縣政府補助8
00元給秘書薪水,我想婦女會要推行工作一定要有住所(會館),決心想辦法建立婦幼福利中心,向行政院王院長求助,並請陸軍總司令劉安琪將軍批准20
0坪土地,因不足再撥50坪給婦女會,雖然辛苦但工作尚未完成,而行政院王院長卻誇獎說:「台灣的婦女對社會事業、這麼熱誠的很罕見」。婦女會所建築經費,省政府撥10萬元,縣政府撥10萬元,全縣婦女會募捐只有1萬5千元
,其餘不足款項,自己掏腰包墊付。台灣省、南投縣、高雄縣是最先把福利中心建立起來的。
 

  在這些年中歷經了酸甜苦辣,人間冷暖一路走來並非都很順利,但卻仍就和其他的議員一起奮鬥,經過不斷努力後,看到目標一個個在費盡汗水中達成,內心除了難以言詞的喜悅及感動,在也說不出其他的感觸了,現在雖然是好幾個孩子的奶奶了,看到現在社會上亂象,仍不僅回憶起從前往事,那種只為單純理想奮鬥年代,替民眾服務及熱心做事,能在事後的豐收成果感到驕傲、高興快樂。
 

  使我最尊敬的學姊,張瑞研,她曾任高雄市市議員及立法委員,她對民眾服務熱誠、人人都很敬佩讚揚,這精神都是雄女教育出來的,所以我們兩人常常說
:「我們是傻大姐兩個」,經常是公而忘私,只為公的利益奔走,從未想過私人利益去做事,雖然是兩個傻大姐,但對以往所做的事情來說,對的起自己良心俯仰無愧,生活過的很安靜、很快樂。
 
 
Enter Google AdSense Code Here

寶貴意見

請將您的意見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