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日)女士師

11月 21, 2017 By lilyhsu9981  
歸屬類別: 靈修日誌

20171119(日)女士師

前言: 「宗教改革時期女性的地位」

今年各界紀念宗教改革屆滿500年,而位於瑞士日內瓦的宗教改革紀念碑建碑也超過一世紀了,然而,婦女為宗教改革所做的貢獻卻不受注意,直到2002年時,宗教改革時代首位女性神學家但提位(Marie Dentiere1495- 1561)的名字才進入紀念碑之林,獲選刻在其中一塊石磚上。

休士頓浸信會大學學者薩文倫斯(Diana Severance)指出:「其實宗教改革也影響了當時女性的地位。在中世紀教會,等級最高的聖人為追隨神秘主義與獨身主義的修士、隱士。但歷經宗教改革洗禮後,即便身為單身女性、妻子或母親,就算不進修道院或沒有偉大的屬靈經驗,同樣能為上帝而活。因為回歸以聖經為本,比擁有那些隱秘的經歷重要多了。」女性的身份不論是獨身、妻子或母親,都搭上了這班由馬丁路德、慈運理與加爾文所引領的宗教改革列車,發揮屬於女性的影響力。

每年11月第1主日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的「性別公義紀念主日」,為了配合政府性別平等政策,總會最早在2008年第53屆總會年會成立性別公義委員會,主要針對家庭暴力、性騷擾、性侵害事件等進行調查處理。性別公義中最關心的是,如何建構女性主體意識,尊重每個獨立個體的人格尊嚴,達到實質上的性別平等。所以有時候焦點變成關心同工幹部與長執的男女比例,例如有人關心教會公報大幅刋登62屆總委會幹部、正議員、牧師、長老4個項目皆有八成是男性,各地中區會裡,男牧者比女牧者多3倍。甚至比起外面潮流的主流價值「男女平等」,在形式上看起來好像不公平。

其實我們相信,婦女的地位會與隨著世代的變化而變動,但現代基督徒婦女與聖經中的婦女,無論是身分﹑地位﹑時代背景﹑生活環境有何差異,這些因人而異的附屬條件,似應都不重要,要緊的是她們是否認識神,神在她們的生命與生活中,佔了什麼樣的地位?多少程度的分量?這才是問題的核心;另一方面,神又希望女性真正應展現﹑發揮的角色功能是什麼?這應該也是我們思索的重點。

一、思考的爭點:

1、在「男女平等」掛帥的現代主流意識中,如何看待基督徒婦女的角色與地位

2、我們是否能夠拋開「男女平等」的固定思維,看上帝如何使用不同時代的婦女為主作見証?

二、經文: 士師記417

41 以笏死後,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2 耶和華就把他們付與在夏瑣作王的迦南王耶賓手中;他的將軍是西西拉,住在外邦人的夏羅設。 3 耶賓王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 4 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當時作以色列的士師。 5 他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和伯特利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他那裡去聽判斷。 6 他打發人從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將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召了來,對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吩咐你說:『你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人上他泊山去。 7 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車輛和全軍往基順河,到你那裡去;我必將他交在你手中。』」

經文背景

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到掃羅為王,共396(1446-1050BC)。期間可以分為三個時期:曠野飄流四十年(1446-1406BC),約書亞時代十六年(1406-1390BC)和士師記中的士師時代340(1390-1050BC) 。其中士師記的340年,是以色列人的黑暗時代。與剛剛過去約書亞時代是一個强烈對比。一個是勝利與榮耀,另一個卻是失敗與羞辱。

在士師時代裡,以色列人沒有王,(其實他們有神為他們的王,他們自已作王),任意而行,與外邦人混雜,社會上充滿悲劇。以色列人離棄神,遭受四圍外族壓制,然後他們呼求神。得拯救後,以色列人又在回復先前的光境,再次犯罪,受到仇敵欺壓。以色列人在這340年中不斷重複這個過程。

當以色列百姓離開神之後,神的恩典也離開了祂的百姓,以色列人就陷入無比的困境與被壓迫的苦境,此時,才又想起神,再次轉而求告神。憐憫、慈愛長存的神便興起士師,再次拯救祂的百姓。士師記第四章1-7節,便是神賜給他們士師底波拉幫助他們的故事。

在士師記的記述中,最特別的就是女士師底波拉。士師乃為治理眾人之領袖,負責治理、領導眾人;底波拉這名字是「蜜蜂」之意,可引申為「尋求甜美生活」。底波拉是唯一的女士師也是女先知,是位敬虔、有智慧、膽識、才華的領導者,她具有斡旋、建議、策劃者的能力(聽判斷),也備受眾人信任。

三、啟示

(一)清楚上帝旨意,就會有判斷力

上帝興起祂一位女先知底波拉擔任士師。她是拉比多的妻,她和其他士師不同的地方,就是她並不是用武力去解救以色列人(底波拉的時代上帝另外興起巴拉為以色列百姓爭戰),乃是做忠實的代言人傳達神的命令,這也是「先知」的主要工作。至於作士師的工作,主要是審斷民間的訴訟,根據聖經描述,她就坐在以法蓮山地拉瑪和伯特利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審理眾人的訴訟與判斷,她可以說是聖經上第一位稱為司法官的人。

現代我們談「男女平等」直覺上就是理所當然。自1960年西麗瑪沃•班達拉奈克當選斯里蘭卡首相,成為世界第一位女首相以來,全球已有超過70位女性成為出色的領袖。1979年,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成為歐洲首位女性民選領袖,因其拒絕妥協的領導風格,而有「鐵娘子」稱號。1980年,冰島的維格迪絲.芬博阿多蒂爾當選總統,成為歐洲首位女總統,且三次連任,在位時間長達16年。2017年,美國《財星》雜誌列出全球50位傑出領袖名單,台灣總統蔡英文排名第8。顯見女性當家,已不足為奇。

但是舊約聖經,當時婦女的角色與地位是十分地低下,就獨立經濟能力、知識程度以及體力、社交支援與家庭社會地位,這些都遠不及男人。為何底波拉能成為士師呢?土師不是經過「選舉」或「委任」產生的,而是屬「自然領袖」。所以在她未為以色列人戰勝迦南王耶賓和他的將軍西西拉之前,已經是以色列人所敬重的人。她不像米利暗只作婦女的領袖(因為是摩西的姐姐),乃是判斷眾民的領袖。她既是女先知,也必有神的話語訓導以色列人(民一二:1-6,米利暗顯然也有神的信息臨到她)。所以清楚上帝旨意,就會擁有判斷力,且能產生他人順服的力量,否則她沒有行政權,也沒有司法的執行權,如何讓裁判的雙方信服?

(二)帶出預言,成全別人

舊約幾位有名的婦女事奉,都是女先知的角色。例如米利暗(出十五20),底波拉、戶勒大(參代下第三十四章),這是很有意思的現象。先知不像君王、祭司等受到制度的保障,先知是由神直接委任,神的話臨到誰,誰就可以扮演神的代言人。因此,只有在先知這個職份上,才會出現平民這樣的低下階層,如阿摩司。因為女先知的恩賜明顯,更顯明是神所設立、所賞賜的事奉機會。她們除了傳講神的話、說預言,也帶領百姓敬拜歌頌神的作為,如米利暗。在文化、政治格局下,女人的事奉空間狹小,但卻無法限制神在婦女身上所彰顯的恩賜與權柄。女先知亞拿在聖殿裏受聖靈感動,而向眾人見證孩子耶穌就是要來的那位彌賽亞(路二:36-38),也是很例外的事。聖殿是不會容許女人施教的,但先知的信息超越人的傳統觀念,不能用人的傳統限制,只能按真理承認,虛心接納。那跟隨保羅多年的路加,對亞拿的話完全承認是出於聖靈,否則就不會把它記在聖經裏了!

底波拉憑女先知身分教導警戒以色列人,以女先知身分為他們施判斷,又領導以色列人戰勝迦南王。這事發生在十分保守,且十分固執於傳統的舊約時代,可見以色列人對於出於神的選立以及實在有聖靈恩賜的人,都不敢以傳統制度對待她,而按神所賜給人的信息接納他們。底波拉奉耶和華的命令,呼召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將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來,授與拯救以色列民的重任,命他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人上他泊山,上帝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必交在你手中。再一次我們可以看見神按恩賜授予人不同的使命與任務,擔任先知的是女士師底波拉,擔任爭戰工作的是來自拿弗他利的巴拉。而「先知」成為爭戰工作是否勝敗的關鍵,可見「帶出預言,成全別人」的重要性。

(三)帶出勇氣,發揮影響力

以色列人被殘酷暴虐的迦南王耶賓,高壓統治二十年之久,他們哀聲呼求上帝幫助。上帝的話語此時臨到底波拉。上帝要她去找拿弗他利支族的巴拉,對他說:「你要從拿弗他利和西布倫支族中召集一萬人,率領他們到他泊山。上帝要引耶賓的統帥西西拉率領戰車和軍隊向你迎戰,上帝要把他交在你手裏。」

這是多麼難以啟齒的神諭!發動國際戰爭、血流成河,誰敢講出口?尤其,只有刀棍的以色列人,要去對抗有九百輛鐵車和驍勇善戰的迦南精兵,簡直就是送死!多年先知的好名聲很可能毀於一旦。但,底波拉順服上帝,派人去找拿弗他利支族的巴拉。巴拉所屬的支派,受迦南人欺壓最烈。他並非一介莽夫,深知對手的實力。他很清楚這場戰爭是輸多贏少,戰死沙場的可能性極高,便對底波拉說:「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心裡大概暗暗想著,「底波拉,我看你是否敢睹上性命的代價?誰知道妳是否真是先知?」

而底波拉隨即起身,與巴拉一同往戰場去了。底波拉走上前線,而不是躲在八十公里外的老家說預言。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嗎?」巴拉與一萬死士共赴一場不可能打贏的仗。上帝卻利用暴風雨將西西拉的鐵車陷入無用武之地,又讓西西拉的部隊沿著狹窄的谷道,被奔騰的急流和泥濘沖散,以色列人獲得勝利。巴力被迦南當地人視為掌管風雨的神明,但此處暴風雨為耶和華所用!

底波拉也並非一次就成為史上最偉大的女士師。她是一步一腳印,多年敬虔的生命漸次贏得平常百姓,接著贏得將軍巴拉,最後贏得一萬多名死士,大勝迦南王耶賓,她讓以色列國中太平四十年,全體百姓受益。學習領導力,有勇氣就有影響力。

四、自己的感受

我們從底波拉女士師身上可找到許多啟示。 婦女在聖經中有許多重要及實際的貢獻,是無可否認的事。但問題是:有貢獻的人是不是一定站在最高的地位﹖是否凡站在最高地位的都是有貢獻的﹖不一定。有些人不站在最高的地位,他的貢獻或許更大。因為我們的階級觀念與神的階級觀念不同,我們必須先改正我們的觀念。假如我是助手,他是主任,我認為必須做主任才能出人頭地,那麼我會爭取主任的地位,這只是世俗的階級觀念。如果神要我作助手的話,我這助手的功能可能比當主任的功能更大,一天我當了主任,可能反而離開神給我的崗位。事奉神,不是在教會內爭出頭,是按神所分給各人的職責盡忠,不論弟兄或姊妹都是同一原理。

神是否根據人在教會所站的地位,來估計他所作的工作是成功還是失敗,是偉大還是渺小﹖人的工作在神的眼中是否重要,與人在教會所站的地位有沒有關係﹖我們的觀念是:如果一個人在教會站的地位重要的話,他的工作就重要,他這個人就值得受尊敬了。但神的看法是不是這樣呢﹖未必!在我們看來,一個大會議長是從許多人之中選拔出來的,當然是最重要的人物,這種觀念促使人都追求地位。但神不是這樣看法。所以我們要接受神的價值觀,才可以講平等,如果我們接受的是世俗的價值觀,來看人所站的地位,就大不相同,所爭取的目標也不同。所以我們必須除去所有能影響我們對聖經男女地位的看法有偏差的因素。1. 主觀偏見——如本身是女性,覺得應爭取姊妹在教會的重要地位;或本身是男性,就會覺得弟兄是重要的。這都是偏見,帶著這思想來看聖經的話,就不能正確地認識神的心意。2. 潮流的影響——在爭取男女平等方面,女權運動、婦女解放都可能不是向好的方面爭取,而是向反叛神方面爭取。我們放棄了不應有的偏見後,才可能留心神在聖經中的觀點。

在教會歷史中,復興運動常與婦女事奉攜手合作,聖靈工作活躍的教會中,姊妹不再被壓制。傳統教會中,多注重神話語的講台事奉,而受過正統神學訓練的弟兄是當然的領袖。但是在復興運動中,常需要更多突破傳統的多元事奉,例如先知預言、敬拜讚美、鼓勵安慰等等,往往姊妹更能派上用場。再加上姊妹的特質是虛心、親切、感覺敏銳、細心,能平衡、輔助男性陽剛衝動的氣質。

加爾文說:「女人被置於隸屬男人地位,是人類墮落的後果之一,也是自然界起初的適當秩序。然而,偶爾有些婦女滿有恩賜,其個人優秀的本質散發光芒,顯明她們是神所栽培、造就的人才,或許神要藉此譴責男人的無能;或許也是神要以更好的方法來榮耀自己,就如舊約中底波拉和戶勒大的例子。」。

最後我用宗教改革時期,凱薩琳(Katharina von Bora)的故事作分享,她離開修道院後,在1525年嫁給馬丁路德,除了照料農場和撫養6個小孩外,還要幫忙校勘路德的手稿。遇到路德陷入憂鬱時,還要設法振作他的精神。有次她特意穿了一身黑,當路德詢問是否有人過世時,她卻答到:「看你那副德性,我還以為上帝死了。」用意就是在讓路德明白要信靠上帝,不要沮喪。其實她始終都是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最大的精神支柱。

「你如何定義你自己?麗滋(Lizzie Velasquez) TED 演講」(她是天主教徒,靠主站起,卻因商業演講,無法表達信仰見証)值得我們去YOUTUBE下載來看。lizzie稱自己是世界上最「醜」的女人。她在TED演講:即使如此,妳仍然有選擇快樂的權利!Lizzie Velasquez,身高157,體重約27公斤,右眼發藍且已失明,另一隻眼睛是棕色的。她的身體無法儲存脂肪,她的怪病全球只有三例,她被稱為「骷髏女孩」……而她重新定義自己,讓生活本身就是一場華麗的逆襲!她有這個疾病,即使很多事充滿挫折,並不能因此定義我自己。我的人生掌握在我手中,你們的也同樣在你們手中,你坐在前座,駕馭你的人生。你,可以自己決定你駕駛的車該往哪,好或壞的道路。你,自己決定,是什麼定義你自己。她高中時,找到一段影片,不幸的是,是有人公開散播,把她稱為史上最醜的女人觀看人數400萬以上,只有8秒,無聲的影片,卻有上千人留言,他們說:「莉茲,拜託,求求你,幫這個世界一個忙,拿一支槍抵著腦袋,自盡吧。」。她當然大哭一場,但她堅強起來。她像是開竅一樣,她該掌握自己的人生。她知道「從上帝的旨意來看自己」,我們可以選擇,我要活得精彩,還是要活得悲慘。

五、結論

如果神所使用的僕人或是使女,有神的呼召,有聖靈所給的信息與恩賜,我們就該尊敬他是神的僕人和使女。不要將教會的“地位”看作階級高下的標誌,因為在神的眼光中,不在乎這人是否站最高地位,乃在乎有沒有實際的貢獻和神的託付。無論弟兄或姊妹,按神創造男女的分別,的確各有專長;但按基督裏的生命,我們所領受的都是兒子的靈,呼叫阿爸父(加四:6)。

聖經中的神僕們,不論舊約先知,或新約使徒,都不理會是否在當時的宗教制度中佔據一個較重要的地位,而是全憑神所賜給他們的信息,站在神的使者的身份發言。他們受人敬重,並非爭取了地位權勢,乃是因神有話語託付他們,而成為傳神信息的使者。

討論題綱:

1.上帝使用不同性別的人完成拯救計畫,在你的職場、校園或教會生活中,有哪些不同性別合作的經驗?請分享,一起見證上帝的榮耀。

2.教會出席率女性普遍高於男性,長執女性多於男性似乎也不足為奇,但總會、中區會幹部卻男多於女,面對如此差異,我們如何用屬靈的眼光,回答一般世俗的質疑?

3、我們是否能夠「清楚上帝旨意,擁有判斷力」,清楚上帝在目前社會(如同士師時期,每個人都作王)的旨意與引導?

代禱事項:

1.過去父權的世代,上帝即已興起女士師施行拯救計畫,可見上帝並未排除女性成為祂的僕人。請為教會和社會仍以傳統「男尊女卑」觀念,限制女性領導力發展代禱。求主釋放被擄的意識形態以及目前世俗的偏見,使同樣擁有上帝形像的女性與男性,都能成為祂所重用的人。

2.為許多人(包括基督徒)陷入「男女平等」的現有偏見迷思中,重新回到上帝旨意看目前男女問題。

祈禱文:

主上帝,祢按著祢的形像造男造女,賜福給人,並吩咐人要管理大地。人卻犯了不順服的罪,破壞與祢的關係。然而,祢仍以寬容、恩慈對待人,使我們因耶穌的十字架救恩而得以恢復與祢的關係,領受祢所賜的自由,為此我們獻上感謝。求祢賜下敏銳的心,使我們明白祢豐富的恩慈乃是要引導人悔改。懇求聖靈更新我們,使我們尊重不同性別,並努力恢復彼此曾破裂的關係,使兩性成為平等的夥伴關係,互相合作引領人到祢面前。奉主耶穌的名求,阿們。

行動參考方案:

1.在小組討論中,是否每天「單獨會主」⑴清楚上帝旨意,擁有有判斷力⑵帶出預言,成全別人⑶帶出勇氣,發揮影響力?

寶貴意見

請將您的意見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