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文史

5月 1, 2010 By ellien  
歸屬類別: 尚未歸類

由聖帝堂到警悟禪寺的岡山傳統宗教信仰之蛻變與日後之趨向

  文 呂春塗
    早一輩的岡山人不清楚岡山有「警悟禪寺」,只知「聖帝堂」。一般人總以
為那是商民守護神「關公」的地方,以為那與「福全堂」一類的傳統宗教信仰,專家歸類為「齋教」的民間信仰中心,強調在家修行崇尚關羽的「忠」與「義」
,公平童叟無欺的教育精神(在高雄縣文獻書,教派宗教上是這樣歸類)。另外有幾位岡山的長者說,這個聖帝堂原設立於岡山平和路的上,在日本大正年間就在舊菜市仔的對面。在今天「協和五金行」老字號所在地,那屋頂的馬背正是台灣少見的火字型漂亮圖案,金門戰地很多。台灣少見的「聖帝」--關公崇拜可以証實,商人潛修的在家吃齋唸佛的地分,新近又有人告訴筆者說:「關公」是佛教的守護神和「伽藍」,那持大刀的紅臉待立在佛殿與「韋陀」分立的那佛塑

 

  又「聖帝堂」在日本極力掃蕩台灣傳統宗教信仰的年代,「聖帝堂」是難得
能碩果僅存的例外,又「聖帝堂」改建成今日雄偉佛殿之前,大門是朝著大馬路
壽天路的,今日則起了大轉灣朝向西北隅有何意涵?是為了減少市聲吵雜妨礙清
修嗎?又在高雄縣文獻叢書教派宗教那本書的另頁中,有一則岡山鎮仁壽里阿公
店有一成立於日本明治三十七年的「警悟堂」,查係「聖帝堂」正式的名稱,屬
於「鸞堂」是民間儒教的組織,以儒為宗、以神設教,民間俗稱聖教,特別崇奉
武聖關聖帝君。
 

  岡山的「聖帝堂」本係是儒教的鸞堂,在日治時期原與岡山的馬祖廟、土地
公廟一樣應政策會拆除消滅的,但因其拜的是武聖「關公」,是日本人尊敬的一
個偶像,他是「三國演義」一書影響日本傳統文化的中國良好代表(另一是西遊
記中的孫悟空)。在拆堂臨危之際,信眾又迎日本的曹洞宗(?)的和尚掌持,
因此當年在岡山的日佛教信徒也例的出現在「聖帝堂」禮佛,甚至連往生的靈骨
灰罐也寄存在「聖帝堂」,「聖帝堂」儼然成為在岡山的日本人禮佛聖堂,「聖
帝堂」才免遭敵手摧毀。民國三十四年光復以後才能完全的「光復」,至於現今
在改建後稱為禪寺,是否是東儒產生的禪宗佛教系統下的一支呢?專家們仍把「
聖帝堂」歸類為台灣民間宗教的齋教或鸞堂了。
 

  台灣是個島、是移民的社會,生活的種種都有大而話之的特色,有如大海一
樣眾流匯歸融合為一,因此常見寺原是佛教出家和尚修持的地方,卻有出家女尼應在應在庵中修行,台灣的寺常是男僧女尼混修一處;另道教信仰的廟奉的是修道的神,有常有陪奉釋迦、觀音佛祖,當然免不了有拜「儒教」的孔孟、關羽.
..總之台灣常呈現大同歸言,眾神和樂齋修,共奉的島嶼宗教多元合一的修持
,梵神論的特徵。
 

  在台灣「民間宗教」一詞意義繁多,學者或說民間宗教專指教派性的宗教,
與民間信仰不同。或有說民間宗教源出於下層社會原有的宗教信仰,並雜揉儒、
道、釋的思想,而產生的教派。另一類看法認為民間宗教,包含民間通俗信仰與
民間宗教結社。民間通俗信仰屬普化宗教,其信仰與儀式混合在民間制度與風俗
習慣之中,無教團形成,也無固定教義。
 

  民間宗教的「教由俗傳」,一般人不用放棄職業、家庭生活,即可修法或傳
教,以求達到成佛、昇仙、做祖...等超越境界,也就是說民間宗教信仰是指俗人掌握成佛做祖的權利的宗教觀念。岡山「聖帝堂」的蛻化過程正顯示這一特徵。蛻變成「警悟堂」,再創「警悟禪寺」之岡山傳統宗教信仰,創於清光緒十七年(西元一八八二年)的聖帝堂,日本民治三十七年名為「警悟堂」,日本昭和七年改為佛堂(西元一九三二年),民國四十七年(西元一九五八年)改為今名,主祀釋迦、附祀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地藏王菩薩、藥師佛、阿彌陀佛及觀音菩薩,為岡山鎮上佛教唯一的弘法道場,這些多為多采多姿的變幻,今後何往
?請各位看看台灣島嶼與文化的特色吧!
 
 
Enter Google AdSense Code Here

寶貴意見

請將您的意見告訴我們...